中國第十六批援助盧旺達醫療隊的醫生在給羅瑞用針灸治療。
  本報記者 苑基榮攝
  一張簡易的行軍床上斜躺著一名黑人青年,右手臂搭在腰間,正試圖輕輕地移動頭部。與房間內其他病人不同,這名年輕人全身扎滿了一枚枚銀針。這是近期本報記者在中國援助盧旺達醫療隊基本戈醫院病房見到的一幕。
  病人家屬高興地告訴記者,這在3個月前想也不敢想,“中國醫生太棒了,我們幾乎都放棄了,是中國醫生重新燃起了我們的希望”。
  是什麼讓病人家屬如此崇拜中國醫生?故事還要從3個月前說起。這名年輕人叫羅瑞,3個月前的一天,正在吃飯的羅瑞突然倒地,半身不能動彈,家人隨後將他送往當地醫院治療,但效果不佳。隨後他輾轉盧旺達多家主要醫院,不僅沒有效果,而且病情還日益加重,最後全身不能動彈。病人家屬聽說中國醫療隊針灸很神奇,不僅見效快、省錢,還不用吃藥,這給他們帶來了一絲曙光。經中國醫生檢查,羅瑞為腦梗塞,中國醫療隊的劉穎醫生對其採用針灸療法。記者到達當天,已是針灸的第五天,病人已出現明顯好轉跡象。
  “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針灸治療的極佳臨床效果引起非洲醫務工作者的濃厚興趣,中國醫生也不遺餘力,傾囊相授,甚至在一些非洲國家成立學習班指導當地醫生。劉穎的盧旺達助手愛麗絲告訴記者,她初來醫院工作時看到中國醫生用針灸治病感到非常好奇,“針灸讓我瞭解了中國的神奇與偉大”。贊比亞基特韋中贊友好醫院的穆恩佐醫生也是在中國醫生帶動下專心研究針灸的,他告訴記者,他已從事針灸治療近10年,現在正看更多中醫書籍,越看越覺得中醫神奇、奧妙。
  南非約翰內斯堡市60多歲的克裡斯蒂娜對中國針灸和中國文化十分痴迷。克裡斯蒂娜小時候就聽說過中國醫療隊用針灸給人治病的故事。早在1985年,她就開始學針灸,1991年還專門到中國進修一個月,回南非後開了一家中醫針灸診所。記者看到,克裡斯蒂娜診所的書櫃里大部分都是中醫書籍,牆上掛滿人體穴位圖和各種證書,其中就有中國中醫協會的證書。克裡斯蒂娜說,她的病人來自南非各個種族,也有中國人。
  克裡斯蒂娜表示,雖然她對針灸有著濃厚興趣,但剛接觸時還是感到害怕。實際上,不少非洲人對針灸還是缺乏認識,有恐懼感,劉穎對此也有同感。初來盧旺達時,劉穎遇到一位一瘸一拐的老兵來治療。當劉穎從包里拿出銀針時老兵一臉的驚愕。在老兵的懷疑與恐懼中,劉穎一邊動針一邊示意他站起來走幾步。他小心翼翼地邁出第一步,邁第二步時就站直了身子,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幾分鐘時間,這名老兵就與剛進來時判若兩人,他興奮地邊跳邊喊“太神奇了”,回去後要告訴村裡人,讓他們也知道中醫的奇妙。
  從基本戈醫院病房出來,中國第十六批援助盧旺達醫療隊隊長於敏學對本報記者說:“每天上午針灸門診前都排起長隊,要接診十幾個甚至幾十個病人。”中國第十七批援助贊比亞醫療隊隊長李潤民說,針灸治病操作方便,費用不高,副作用小,非常適合藥品匱乏的非洲國家。從西非的利比裡亞到東非的索馬裡,從南非到突尼斯,針灸在很多非洲國家享有盛譽。在中國醫療隊的帶動和影響下,非洲國家逐漸擁有了自己的針灸醫生,他們用針灸為非洲人治病,也在傳播著中醫和中國文化。在記者即將離開基本戈醫院時,於敏學說:“小小的銀針不僅是治病的工具,也是傳遞中非友誼的媒介。”
  (本報約翰內斯堡9月6日電)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
  掃描二維碼
  看更多內容  (原標題:小小銀針傳遞中非友誼)
創作者介紹

beach

ep16epbb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