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報訊 圖為:曾梵志
  圖為:冷軍
  圖為:曾梵志的天價作品《最後的晚餐》
  本報記者王虹 李翌 實習生塗興佩
  3月16日,“丹青楚韻——湖北省中國畫作品展”在京開幕,周韶華、邵聲朗等96位湖北知名國畫家的96幅精品力作彰顯荊楚之風。
  3月18日,“意繪——武漢八人美術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展,冷軍、樊楓等武漢8位中青年領軍藝術家展出最具代表性的68件作品。
  3月26日,“2014雅昌·胡潤藝術榜”發佈,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的武漢籍畫家曾梵志以近9億元拍賣成交額位列榜首,成為“中國最貴當代藝術家”。
  剛剛過去的這個3月,湖北藝術家在全國的藝術舞臺上頻頻登場,令畫壇矚目。
  湖北不缺好畫家,也不缺好作品。從國畫到油畫,從版畫到水彩,湖北的諸多藝術門類在全國均有一席之地。但綜觀近3年湖北藝術市場成交情況,楚天金報記者發現,本土藝術拍賣成交額不到全國的1%。即使有一些湖北藝術家拍出高價作品,大多都在外地成交。
  連日來,楚天金報記者相繼採訪相關藝術家、藏家,及畫廊、拍賣公司,試圖解讀湖北書畫市場的真實現狀,助推湖北藝術市場健康快速發展。
  ■荊楚實力
  眾多荊楚書畫家實力超群
  現在提到湖北畫家,圈內人總免不了提上一句“惟楚有才”,然後再說點“湖北畫家實力不錯”之類的恭維話。自古“文無第一”,湖北畫家的水平究竟在國內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位置?雖然目前市場還無法給湖北畫家一個準確的排位,但記者通過採訪省內專家及查閱相關資料發現,湖北的國畫水平在全國處於前列,湖北油畫培養了一批在藝壇叱吒風雲的人物,水彩、版畫等藝術門類也皆在全國有著不錯的影響力。
  湖北國畫全國前列
  3月3日,40餘位國畫家共聚位於武昌張之洞路的湖北省國畫院三樓。窗外春雨淅淅瀝瀝,室內暖意融融。彼時,湖北省國畫院院長陳迪和正動員畫院全體成員備戰今年9月舉辦的全國第十二屆美術作品展覽。作為國內規格最高、規模最大的國家級美術作品展覽,五年一屆的全國美展可謂是衡量各省國畫實力的標桿。“從近幾年參加全國展覽和獲獎的情況來看,湖北國畫的整體實力穩居全國前六。”陳迪和告訴記者。
  3月16日,“丹青楚韻——湖北省中國畫精品展”在中國美術館展出,近百位湖北國畫家集體亮相。此次展覽是湖北中國畫創作面向全國的一次集中呈現和檢閱。湖北著名畫家周韶華稱,此次展覽是再一次推出湖北青年藝術家和新人的大手筆。
  荊風楚韻,源遠流長。湖北的中國畫創作經米芾、吳偉、程正揆等歷代大師薪火相傳,不斷推陳出新,近百年來更是獨樹一幟。有“三老”之稱的張肇銘、王霞宙、張振鐸,演繹出荊楚中國畫的新語言、新氣象、新意境;以周韶華、湯文選、馮今松、魯慕迅、張善平、邵聲朗等為代表的一大批當代著名畫家,銳意變革、大膽出新,推出一批精品力作,為當代中國美術界所關註。
  與此同時,湖北書壇也涌現出李勝洪、徐本一、金伯興等一批全國知名的書法家。
  湖北油畫大師頻出
  近日,“中華意蘊——中國當代油畫巡展暨中國油畫百年回望”第二站在武漢美術館展出,展覽彙集了中國油畫界最頂尖級的60餘位油畫家作品。“湖北這個地方可以說和油畫有著不解情緣。”在武漢長大、現任中國國家畫院油畫院常務副院長的郭潤文,列舉了諸如曾梵志、尚揚、徐芒耀、冷軍等一大串在當代中國畫壇響噹噹的名字,而這些藝術家均是“湖北造”。
  相比油畫和國畫,湖北的水彩畫亦不弱。上世紀90年代以來,湖北水彩畫異軍突起、大腕輩出,湖北美術學院成立的水彩畫系也成為中國當代水彩畫人才培養和學術研究的基地。“湖北水彩畫的實力在全國絕對是前列,而且有不少後起之秀。”湖北水彩畫領軍人物白統緒對記者說。此外,湖北在雕塑、版畫以及行為藝術等領域,都涌現出了一批卓有成就的藝術家。
  在湖北美術館編撰的《百年縱橫——20世紀湖北美術文獻展》中,記者看到,我省在1995年第八屆和1999年第九屆全國美展中,入選獲獎作品數分別位於全國第五和第四,而在此後的兩屆全國美展中,冷軍、李乃蔚、徐勇民、陳孟昕、傅中望、劉壽祥等一批湖北藝術家,在國畫、油畫、水彩、雕塑等各個領域摘金奪銀,取得不俗成績。這些獲獎的藝術家,大多數都活躍在當今湖北畫壇,成為湖北藝術力量的中流砥柱。
  ■市場行情
  湖北畫家牆內開花牆外香
  湖北不缺好畫家,也不缺好作品。近幾年,湖北畫家們的作品,也接連在藝術市場斬獲天價。但令人遺憾的是,這些天價藝術品的產生,和本土藝術市場並無太多瓜葛。湖北畫家“牆內開花牆外香”的現狀,已成為業內人士的共識。
  湖北畫家省外吃香
  2013年11月17日,在北京華辰秋拍中國油畫及雕塑專場上,唐小禾、程犁的《井岡春雨》以650萬元起拍,後經藏家多輪激烈競拍,最終以1500萬元落槌,加上佣金,該作品實際成交價為1725萬元。唐小禾、程犁這兩位湖北藝術界的伉儷前輩,也步入“千萬級”藝術家的行列。
  若單論作品價格,湖北在國內油畫界不乏明星,如尚揚、石沖、曾梵志、冷軍、徐芒耀、唐小禾、郭潤文等,都是名聲在外。但如今,尚揚、石沖、曾梵志等人已不在湖北發展,即便是唐小禾、冷軍等一些依舊身處湖北的畫家,而他們的那些天價畫作,也都不是在本土市場上成交的。
  記者瞭解到,目前湖北本土的藝術市場遠不及北京、上海、廣東及山東等地。行走湖北藝術圈十餘年的陳志武,目前在武漢經營著一家拍賣公司和一家私人美術館,在他看來,不僅本地市場無天價藝術品,一些湖北畫家作品在本地交易的價格,都不如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高。
  “目前湖北的情況是,老一輩畫家的作品價格起不來,青年一輩畫家的作品價格也被壓著。”陳志武說,他接觸了不少外地藏家,都覺得湖北畫家的作品價格是偏低的。有一位藏家就曾跟他提出過疑問:為何湖北一位藝術造詣得到圈內公認的六七十歲老畫家,一張畫只賣一兩萬元,比廣州一位三十歲剛成名畫家的作品價格還低。
  這樣的現狀,也讓不少湖北畫家選擇在省外推廣或發展。陳志武說,去年湖北省國畫院的譚崇正和黃少牧兩位畫家辦展時,大部分作品都被外地藏家一掃而光。而以“方筆山水”著稱的湖北省國畫院院長陳迪和,在省外也是聲名遠播,而在本地市場卻幾乎見不到他的作品。
  本土藝術品拍賣不成熟
  中國拍賣協會近三年發佈的數據顯示,2011年全國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全年成交額達576.2億元,為歷史新高;到了2012年,成交額回調到279.28億元;2013年,全年成交額又升至313.83億元。
  與此同時,湖北的藝術品拍賣市場近三年卻是不溫不火。記者通過湖北省拍賣協會官方網站查詢到,2011年,湖北文物藝術品拍賣總額為1.5億元,2012年為2億元,2013年同樣為2億元。
  據瞭解,國內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中,書畫作品成交額占比約六成。根據近三年的數據,湖北書畫作品拍賣成交額還不到全國的1%。
  “不說北上廣,湖北的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相比山東、河南、陝西等幾個省份都有一定差距。”一家拍賣公司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同處中西部,一個西安市,從事藝術品拍賣的公司有70餘家,而我省僅有20多家;全國名列中國拍賣協會藝委會單位的拍賣公司共有42家,其中湖北的公司僅有1家。記者瞭解到,在湖北的文物藝術品拍賣公司中,除了中信、大唐等幾家拍賣公司拍賣會單場成交額能夠過千萬元外,大部分公司的拍賣會都徘徊在兩三百萬元左右,甚至是更低。
  ■畫家境況
  一流畫家是怎樣煉成的
  動輒拍出千萬元甚至上億元的中國藝術市場,如一個充滿了絢爛色彩的迷人漩渦,讓一些人對藝術圈充滿了憧憬。成為一名職業藝術家究竟有多難?藝術家們的生存現狀如何?
  市場天價不意味著畫家賺瘋了
  “1.8億港元,那曾梵志不是賺瘋了?”去年10月,曾梵志的作品《最後的晚餐》以成交價1.8044億港元,創下了中國當代藝術品最貴紀錄。不少人看到這條消息的第一反應,就是曾梵志賺了多少。
  一幅天價作品賣出後,畫家究竟能拿多少錢?很多人都認為,既然是他創作的作品,畫家本人應該賺得盆滿缽滿。
  據悉,2001年,比利時著名藝術品收藏家尤倫斯夫婦以2萬美元的價格,從畫家本人手中買下了這幅取材於達芬奇同名畫作的作品,畫中戴著面具的少先隊員替代了原作里的門徒。12年後,這幅作品身價漲了上千倍。
  對於曾梵志畫作在藝術市場的活躍表現,記者聯繫其助理金小姐,她也反覆對本報記者強調:拍出高價只是市場行為,和藝術家本人並無太大關聯。
  同樣活躍在藝壇的武漢著名畫家冷軍,以超寫實繪畫著稱,亦經常是各類藝術權力榜或財富榜上的常客。
  在2007年的蘇富比拍賣會上,冷軍的《五角星》就曾拍出941.184萬元的高價,這件作品曾獲第九屆全國美展金獎。消息一齣,很多人在恭喜的同時,也格外關心他本人拿了多少錢。
  一向直爽的冷軍對此並不諱言。他給出的答案是:28萬元。
  “有了資本的介入,什麼神話製造不出來?”在冷軍看來,藝術家作品在市場上的表現,是隨著整個市場行情以及資本的不斷註入而逐漸上升的。而藝術家本人只是這個市場鏈條中最早的一個環節而已。
  但顯然,畫家本人所得只是畫作拍賣天價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超九成美術生難在藝術圈生存
  在3月初漢口一家畫廊的小型拍賣會上,武漢青年藝術家劉磊的3件作品,被一位藏家納入懷中,總價兩萬多元。
  該藏家透露,選擇投資一位藝術家會綜合考量,比如業內地位、畫作類型、學術背景、個人性格等因素。對於劉磊這個剛剛畢業3年的26歲職業畫家,他最看重的是他的廣闊視野和作品的多樣性,“他比較聰明,畫作也很有成長性”。
  我國每年畢業的藝術類學生數萬人,但像劉磊這樣走上職業畫家道路的人數微乎其微。一個被廣泛認同的數據是,超過90%的學生畢業後難以在藝術圈繼續生存,即使是那10%中的一員,也未必就能過上“幸福的生活”。
  一位3年前從湖北美院研究生畢業的青年畫者告訴記者,畢業那年,他成為湖北僅有幾名幸運者,作品成功入圍全國青年美展。不過,那次參展並沒能幫他在藝術圈立穩腳跟。如今,他仍蝸居在武昌小東門附近的一民房中,客廳牆角的畫架已經佈滿灰塵,調色板上的油畫顏料已經乾枯開裂,幾幅畫作隨意地散落擺放著。
  “房租1000元,水電、吃飯等加起來也不少。”這位青年畫者透露,他一個月的基本開銷3000元左右。為了維持基本生活,他只能暫時放下夢想,到藝術培訓機構代課。這幾年他也參加過一些展覽,不過卻沒有人願意買他的畫作。“一開始真是為了理想,但現在有些撐不住了。”一種難以言表的失落悲情寫在他的臉上。
  成為職業畫家還需要幾分運氣
  出身於專業院校,如曾梵志這般在藝術市場上大紅大紫的藝術家,可謂鳳毛麟角。出身於非全國八大美院,身處非藝術市場繁榮地帶,湖北畫家冷軍更算是一匹黑馬。
  除了包括湖北美術學院在內的八大美院之外,全國綜合性大專院校幾乎都設有美術院系,高校每年培養的數萬名美術專業畢業生。“和電影學院等藝術院校一樣,通常一個班能出一兩個出類拔萃的學生就很不容易了。”湖北美院一位老師稱,藝術圈的特性決定了他們要面對比其他專業畢業生們更多的挑戰。
  即使能身處紛繁的藝術圈,也並非裡裡外外都那麼光鮮亮麗:社會資源的缺乏、藝術性和商業性的矛盾、原創的藝術價值沒有得到應有的承認,這些都註定了他們的成長之路充滿荊棘。
  “大部分畢業生,只能找一份相關的工作維持生計,只有少部分能夠堅持創作。要想成為一名藝術家,註定要承受長時間的考驗。”該老師說。
  那麼,要成為一名職業藝術家,究竟有多難?“除了具有出眾的實力外,還需要機遇和運氣。”這位老師告訴記者,藝術家獲得影響力最主要的是靠作品,但有好的作品,也需要好的平臺展示。若能進入全國性美展,甚至是獲獎,就能將自己的地位提升不少。
  此外,受到專業級藏家青睞,也能迅速提升江湖地位。上個世紀90年代初,曾梵志創作《協和三聯畫》系列作品刊登在《江蘇畫刊》上,隨後得到了有“中國當代藝術教父”之稱的慄憲庭賞識。慄憲庭把他介紹給了香港漢雅軒老闆張頌仁,那是曾梵志第一次賣畫,價格2000美元,正是這筆當時不菲的收入,讓他得以真正走上藝術道路。
  (原標題:圖文:我省文物藝術品拍賣額不到全國1%)
創作者介紹

beach

ep16epbb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